电脑版

得利斯涉嫌信披违法被行政处罚 信息披露已成违规重灾区

时间:2016-09-28 10:22    来源:新浪

得利斯(002330)涉嫌信披违法被行政处罚

上市鲁企如何禁越“红线”

◆经济导报首席记者 韩祖亦 济南报道

虽然监管层近来不断加大对上市公司各种违法违规行为的查处力度,且有不少上市公司被严惩的前车之鉴,但还是有上市公司选择铤而走险并最终付出代价。

26日,得利斯(002330)收到来自山东证监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因2014年至2015年在信息披露方面的涉嫌违法行为,公司及相关责任人受到警告及罚款。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截至目前,今年以来与“违法违规”扯上关系的鲁股,还有歌尔股份(002241)、美晨科技(300237)、兴民智通(002355)、鲁亿通(300423)等。

“监管部门加大对信披违规等行为的查处力度,对于市场来说起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只有规范市场,形成健康的投资环境,才更有利于上市公司的成长和投资者利益的维护。”山东一大型投资公司的高级投资经理徐皓表示。

两度信披未及时履行

得利斯此番“中枪”,始于两年前的两次信息披露。

2014年1月至2015年11月,得利斯及其子公司潍坊同路食品有限公司,向山东得利斯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山东得利斯畜牧科技有限公司等关联方临时性划转非经营性资金累计4.46亿元;之后,后两者向前两者划转非经营性资金累计4.46亿元。

这笔资金的一去一来,得利斯未及时履行临时信披义务,且未按规定在2014年半年报、2014年年报、2015年半年报中披露。

2014年1月2日,得利斯向关联方得利斯集团有限公司预付5000万元,购买北京鹏达制衣有限公司股权。这一事项未及时进行会计确认和计量,导致得利斯2014年半年报列报的货币资金、其他应收款等项目存在虚假记载,且公司就该关联交易事项未及时履行临时信披义务,未按规定在公司2014年半年报中披露。

对此,山东证监局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认定,得利斯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构成了《证券法》所述“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的违法行为。因此,对得利斯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罚款30万元;对郑和平给予警告,并处罚款10万元;对杨松国给予警告,并处罚款5万元。

事实确凿,得利斯表示接受处罚,不申请行政复议和提起行政诉讼。

违规道路上越走越远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信息披露可谓上市公司触碰监管“红线”的“重灾区”。

同得利斯一样,兴民智通也在信披一事上栽了跟头。

今年5月13日,兴民智通发布《关于对外投资暨关联交易的公告》,披露了投资深圳广联赛讯有限公司(下称“广联赛讯”)有关情况,但深圳市美赛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车友互联科技有限公司与广联赛讯之间的知识产权诉讼,以及公司与广联赛讯及其原股东约定的,与广联赛讯提交IPO申请有关的股权赎回条款等内容,却没有进行披露。

对于兴民智通“报喜不报忧”的行为,山东证监局认定其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二条的规定,遂决定对兴民智通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数据库。

恒邦股份(002237)于今年5月6日收到的山东证监局《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提到的违法事实,同样触目惊心。

2013年1月至2015年11月,恒邦股份向烟台恒邦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恒邦集团”)等关联方或第三方开具商业票据、国内信用证,由恒邦集团等关联方或第三方贴现,恒邦集团使用贴现资金并在票证到期前归还恒邦股份票证金额。2013年度、2014年半年度、2014年度、2015年半年度、2015年7月,恒邦股份与恒邦集团发生非经营性票证往来分别为3.5亿元、3.04亿元、11.08亿元、7.97亿元、3500万元。

同期,恒邦股份与烟台恒邦集团有限公司经贸分公司(下称“恒邦经贸”)等关联方发生非经营性资金往来,恒邦股份向恒邦经贸等关联方累计划转资金7.45亿元;恒邦经贸等关联方向恒邦股份累计划转资金7.45亿元。

上述关联交易事项,恒邦股份未及时履行临时信披义务,也未按规定在公司2013年年报、2014年半年报、2014年年报、2015年半年报中披露。

因2013年度、2014年半年度、2014年度、2015年半年度,恒邦股份对其与恒邦集团等关联方之间发生的部分票据往来事项未按规定及时进行会计确认和计量,导致公司资产及负债“缩水”。其中,2013年年报少计资产2.10亿元,少计负债2.10亿元;2014年半年报少计资产3.04亿元,少计负债3.04亿元;2014年年报少计资产5.17亿元,少计负债5.17亿元;2015年半年报少计资产4.55亿元,少计负债4.55亿元。为此,恒邦股份以及相关责任人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值得注意的是,在信披方面,恒邦股份可谓“惯犯”。据不完全统计,近5年来公司共收到深交所出具的监管函3次、监管关注函3次、问询函5次。虽然公司每每表示“加强对相关法律、法规和业务规则的更新学习,防范此类问题再次发生”,但这并未阻止其在信披违规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管理应更加严格

除信披这一“顽疾”外,违规操作也成为监管部门连声喊“刹”的主要方向。

去年7月“救市”期间因股东违规减持正中监管“枪口”的鲁股\*ST黑豹(600760),今年5月4日晚间公告称,公司股东中航投资近日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要求3日内对超比例减持情况进行报告和公告,并就超比例减持行为公开致歉;对中航投资超比例减持未披露及限制期内减持行为,对中航投资予以警告;对中航投资超比例减持未披露行为处以40万元罚款,对限制期内减持行为处以180万元罚款。

此外,歌尔股份、美晨科技、鲁亿通、宝莫股份(002476)等鲁股,均在今年因内幕信息知情人登记管理制度存在各种不规范情况,而被山东证监局采取行政监管措施。

在徐皓看来,信息披露是上市公司的重要义务,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也是投资者进行投资的重要参考依据,甚至是最主要的依据。如果上市公司进行虚假披露,必然会误导投资者并使其做出错误的决定,甚至蒙受损失。

“信披违规严重损害了投资者的知情权,造成了不良市场影响。监管部门对信息披露的要求和管理应更加严格,要让上市公司及相关人员不敢铤而走险。”中泰证券分析师刘保民表示。(来源:经济导报)